n年后梦境和虚拟世界连接 - 15 February 2009 - Blog - ystyle paltform
Home » 2009 » February » 15 » n年后梦境和虚拟世界连接
5:12 PM
n年后梦境和虚拟世界连接
他打开了说明书的播放开关,一页页光影图文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说明书的前几页就是产品简介。主要介绍了这块铭牌的结构组成,它里面主要包括了能够让人直接进入梦境的梦境发生器和将人类大脑中的梦境以脑波的形式连接起来的梦境联结设备以及其它各样纳米级超微型设备,可以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接下来说的是它的作用机理,众所周知,玩网络游戏的时候最少要有主机和能够网络连接的电脑,在这个虚拟世界中,网络终端机(梦境联结处理器)就是主机,它负责建立客户端并建立梦境(虚拟世界),然后就由铭牌,也就是虚拟现实网络连接器(梦境产生器和梦境联结设备)发出连接信号,信号被梦境联结处理器接收并通过后,梦境产生器便会开始作用人脑,让其晕昏并进入梦境,当大家都进入同一个梦境的时候,“网络连接”自然形成了。看过说明书后,凌文峰便戴上铭牌,照着说明书上所说的使用方法连接上了虚拟世界。
 
 
 
 
-------------------------------------------------------------------------------------------------- 
 
 
 
 
 
 
 
 
 
 
 
 
 
 
 
 
 
 
 
 
 
 
 
 
 
 
 
 
 
 
 
 
 
 
 
 
 
 
 
 
 
 
 
 
 
 

下一刻,凌文峰发现自己竟然出现在了茫茫的太空中,数不清的星辰就在他的周围闪耀,他的脚下,正有一个海兰色的巨大星体在旋转着。而他的正前方,有个闪耀着炽白色光芒的大火球正散发着无尽的光和热。

“我靠!”一向觉得自己胆大的凌文峰也被吓了一大跳,就这样突然出现在脚下空荡荡的太空中,谁也会吓出一身冷汗来,没有脚软就已经很不错了。

好在凌文峰的脚下马上出现了一块隐形的玻璃,这才不致出丑。

“他妈的,怎么这样整人!”凌文峰火大地骂一句,这还是没有恐高症的自己,要换个胆小的来,就算不吓死也要吓出点毛病来。

突然,凌文峰的面前出现了两扇美伦美幻的巨型大门,无数七彩光芒都从门中射出,形成了一副美妙的奇观。

“这也太真实了吧!”凌文峰喃喃自语,在他看来,这星空,大门甚至于自己,看起来都是那么真实,没有给人一点虚假的感觉。

定了定神,凌文峰随便挑选了一个离自己较近的大门进入,然后他立刻出现在一处恍若仙境的云海之上。一个悦耳的女声传入了他的耳内:“欢迎来到虚拟现实世界。”这个虚拟世界其实就是现实世界的投影,和现实世界看起来区别不大,因此凌文峰只是在里面逛了一会儿就退回了最先那两扇大门的选择空间,然后他再次进入了另一扇大门。

凌文峰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个超级宽敞的大广场中心,这是个极具未来气息的超现实广场,银白色奇异金属构成的地面银光流转,而广场周围则摆放了无数的战争武器,有枪械,火箭筒,火炮,坦克,飞机,导弹,甚至还有最新型的作战机器人。

惊喜异常的凌文峰还没来得及跑过去摸摸这些武器,耳边却响起了一个充满铁血阳刚的冰冷男性声音:“0032S6571T94370进入军事战场世界,确认军事等级——十级,为最低等级,传送至基础军事训练场。”

话刚说完,凌文峰眼前的情景立即变成了一个大型的军事训练场。训练场后方的军械台上摆放着无数种各式枪械。可惜的是,这些枪械竟然全都是老式枪械,准确度低,后作力大,弹闸容量小,这让凌文峰不免有些失望。更让凌文峰失望的是,训练场的标靶也很不先进,连最垃圾的光影标靶都没有,居然只有超老式的固定标靶和游靶。单独一个人练枪是很无聊的,因此,无聊的凌文峰开始越来越渴望虚拟游戏的到来了。

寝室里的其它五个人也在几天后抢购了刚刚推出的民用脑波连接器,黄英龙买了一条金项链样式的连接器;爱耍酷的楚澜江买了一副墨镜样式的,不过好在墨镜上还有上固定器,不至於让他晚上睡觉时掉落;老实到有点木讷的张晓强则选了一块玉牌样式的;带点流气经常在校外鬼混加夜不归宿的赵驰兴也买了个耳环样式的挂了起来;最可笑的却是可怜的刘云斌,他的老妈居然给他买了一个看起来就像婴儿帽的脑波连接器,把同寝室的人都差点儿笑破肚皮。不过当刘云斌从“婴儿帽”中拿出一张虚拟游戏世界八级贵宾卡时,所有的人都笑不出来了。

“这是限量贵宾卡!”胖胖的黄英龙此刻敏捷的像个猴子,他一把抢过刘云斌手里的贵宾卡,眼睛瞪得老大。

“真可惜!居然只是八级的,要是一级的该有多好!”刘云斌居然犹不满足。

“我靠!有张八级卡就很不错了,我们想要还没有呐,不知道这卡有什么用。”黄英龙笑骂道,他仔细地看向卡背后的小字,然后读了出来:“八级房屋及商铺各一,八级贵宾标准装备一套,内功心法及古武技书各一本,小培元丹(改造体制)三颗,培元丹一颗。”黄英龙的话让大家都震惊了,这张变态的贵宾卡还只是八级卡,要是换做一级贵宾卡,还指不定有多变态呢!“我觉得这也没有什么!”凌文峰见大家都有些意志消沉,连忙说道:“网上不是也说了吗,贵宾卡在世界范围内也只不过发行了1000万张,咱中国就有近180万张,但你们想想咱中国有多少人吧,二十亿!这二十亿肯定会有好几亿会进游戏世界,和几亿这么大个数比起来,180万又算什么?”

大家想了想觉得他说得还真有几分道理,愤愤不平的感觉也就淡得多了。于是大家开始嚷嚷着要刘云斌这小子请客。“没问题!大家中午那餐我请了,去云天大酒店!”得了贵宾卡正开心无比的刘云斌笑着说道,反正云天大酒店就是他老爸的产业,去那吃餐饭也不过是要个车钱罢了。

凌文峰从黄英龙手中接过贵宾卡看了看,笑着对刘云斌说道:“这玩意可不好搞到手啊!也就你那财大气粗的老爸会为了这张卡去跑关系,这钱可不会少花,门路也不会少跑,你老爸可对你好的没的说!”

“那是,”刘云斌脸上笑得就像刚刚盛开的喇叭花,他嘿嘿笑道:“我们家可就我这一根独苗,他不对我好对谁好。”

“切!”大家异口同声地给了他根中指。

“不过你有得到这张贵宾卡也不见得是好事哦!”凌文峰微笑着摆出一副惋惜的模样,见大家纷纷追问,这才张开“金”口:“废话!网上不是说了吗,非游戏贵宾者才有一定几率出生在有宝物奖励的地方,或者是神兵利器,或者是神功秘籍——”

楚澜江笑着说:“你想的美,那可是只有千万分之一甚至亿分之一的机率,宝物有那么好得,咱们都可以去买彩票了!”

刘云斌也赞同地点了点头:“我说这也就是个噱头……”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门口“嘭”的一个推门声打断了。

门口,赵驰兴正兴奋地挥着手向他们冲了过来:“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鉴于早日开放虚拟游戏的呼声越来越高,虚拟现实商业联盟委员会已经批准了提前开放虚拟游戏世界的决定。

“是不是真的啊?”“哪听来的消息?”……

可怜的赵驰兴被夹在众人之间,围得严严实实,为了不被挤死,他不得不“爆发了小宇宙”,发出了他“有史以来”最大的声音:“自己上网去查——”
赵驰兴的确没有说谎,网上的公告已经发出来了。为了抢先体验这款从未有过的最新网游,2623寝室的全体成员在游戏开放当天的六点钟就齐聚寝室,甚至连几乎每天晚上都会跑出去蹦的,泡妞或者鬼混的赵弛兴也丝毫没有外出的意思,而是一脸期待地望着墙壁上的光影电子钟。看他那副抓耳挠腮的样子,似乎早已迫不及待了。

时间慢慢地走到了7点59分,寝室众人全都跑回了自己的床位,然后盯着电子钟开始倒时:“10,9,8,7,6,5,4,3,2,1。”

再度进入世界选择画面的凌文峰再次看到了那两个巨门,只是在它们的另一边的虚空中,又一扇巨门缓缓开启,无数的金光从门中射出。

“这就是虚拟游戏世界的大门吧!”凌文峰笑着迈步走入大门。

才一进入,凌文峰的耳边就传来一个悦耳的女声:“欢迎进入虚拟游戏世界,请设置您的不良感觉拟真度,最高为百分之百,最低为百分之五。”

“什么是不良感觉拟真度?”凌文峰问道,虽然可以在字面上理解其意思,但他还是想确认一下。

   女声再度响起:“不良感觉拟真度是游戏中的一个重要设定,它并不影响您正常情况下的感觉拟真度。只决定了您在游戏中对不良感觉的敏感程度,比如说在战斗中受伤的痛感。如果您的不良感觉拟真度越高,那么给您造成的痛觉就越大;还有在令人不适的环境下,不良感觉拟真度越高,那给人的感觉就越接近现实。总之, 不良感觉拟真度决定了您在不适情况下的感受程度,低则痛觉减弱,不良感觉适应度提高;高则痛觉增加,不良感觉适应度降低。”

“当然,不良感觉拟真度提高也不是全无好处。首先,它能提高您在游戏中的五感灵敏度,还有它也能提高您的伤病恢复速度和体力回复速度。至於能提高多少,那就看您的不良感觉拟真度百分比大小了。”

“五感灵敏度是什么?”“五感灵敏度指的是人的听觉、视觉、嗅觉、味觉、触觉这五种感觉的敏感程度,五感灵敏度越高则这五种感觉的能力就越强大。”

凌文峰仔细地想了想,心中颇有些犹豫,虽然很想“男人”一把,选个百分百的拟真度,但谁又会喜欢剧痛和不适呢。

咬了咬牙,凌文峰终于下了决定:“请给我把拟真度设为百分之百吧……等等,我想问一下,拟真度设为百分之百究竟能提高多少的五感灵敏度和伤病恢复速度?”

“很抱歉,我不能给您提供这方面的答案,但是您能自己在游戏中找到答案。”

   话音刚落,凌文峰眼前一暗,然后就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一张硬板床上,他的身上正盖着一床粗布制成的被子。而一头的长发也在他从被子里坐起来露了出来。“还真的像到了古代呢,好长的头发啊!真是不爽,我一个大老爷们留这么长的头发干什么!”凌文峰摇了摇头便想从床上坐起。

才一掀开被子,凌文峰竟冷得打了个寒颤,一看自己身上,竟然只穿着一身青布小褂,强忍着把这怪模怪样的青布小褂脱掉的冲动,他举目向四周看去,看起来这里像是一个古代的卧房,虽然房间很小,家具也有些陈旧甚至简陋, 可是古风十足。

“这就是玩家的出生地?”凌文峰抓了抓头,颇有些疑惑地喃喃自语。官网上根本找不到关于这个游戏的多少资料,说什么要玩家自己去发现,靠!

现在是虚拟时间的早上八点,房间里却还有点暗,但是再暗也要找一找有没有什么好东东,看看自己有没有走路踩到狗屎,碰个狗屎运,中个千万分之一甚或是亿分之一的大奖出来。

凌文峰仔仔细细地找遍了卧房的每一个角落,可惜却根本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东西,只好心有不甘地走出了卧室。

  出了卧室便是一个小型客厅,客厅中间只摆放着一张方桌和一条长凳,看样子也不是什么好货色。凌文峰向客厅四周扫了几眼就进了卧室旁边的另一间房。这是一间和卧室差不多大小的书房,破旧的书桌上只摆放了六本看起来有些破烂的书籍。“不会是内功心法或是武功秘籍吧?”凌文峰激动地翻了翻这几本破书,可是他还是失望了,这几本书不过了些不能学习的普通书籍而已。不过当他打开书后,他又疑惑了,这六本书内竟然本本都有字,和现实里的书籍几乎没有半点差别。。。。
 

“是游戏里的书全这样,还是这几本书有点特别呢?”凌文峰抓了抓头,疑惑的自问。他看向那六本破书,《烹饪大全》《野外生存技巧》《狩猎技巧》《空手格斗与械斗技巧》《弓弩制作》《弓弩射击技巧》,他隐隐觉得,这六本书好像有些问题,好像是一个迷题的线索。 

   他开始一本本的翻看这几本书,希望在书里发现一些东西,毕竟游戏制作人员应该不会故意因为无聊而放几本有内容的书在桌上,既然不是摆设的物品,那么这些书里面就多半存在着一个迷题。这让想他想起了自己在两年前玩的网游《仙魔战争》,那里面让自己映象最深的就是它那庞大的迷题任务。

就在他小心而又仔细地翻看《野外生存技巧》时,书里的一张纸条终于被他发现了,那纸条的上面写着千来个好像是蚯蚓爬的繁体小字,让几乎没怎么见过繁体字的凌文峰看得头昏眼花。他连猜带蒙地把这些字读了出来:老子纵横江湖四十多年,从没有遇到过什么敌手。只可惜老天不开眼,让老子遇到了一个超级变态的家伙,一不小心让他把自己给打了个重伤,然后就跑这来了。眼看着要不了多久就要挂了,就想找个传人。如果有人能猜透老子纸条背后留下的迷题,老子留下的东西就是你的了。你小子走了狗屎运,只要你有老子一半的能耐,就可以像老子一样……

下面的就是自吹了,把凌文峰看得是哭笑不得,这些游戏制作人员似乎还挺喜欢恶搞的,把这个武林高手搞得这么粗鲁不堪。

看过了这张纸条,凌文峰立刻就把它和那千万分之一甚至于亿分之一的奖励联系了起来,这个发现让他十分激动。

翻过纸条,凌文峰发现纸条背后果然有一副图,大概就是那位高手留下的迷题吧,只是那比小孩涂鸦还要难看的画真是让人无语……

画上,一只小母鸡浑身飞散着数不清脱落的鸡毛,踩在一棵大树顶上。

“这是什么意思?”凌文峰看着画,百思不得其解。

想不开就先放下,不想再浪费脑力。凌文峰又开始翻起书来,希望能在书里再发现点什么。可惜他再也没有在书里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既然书上没有什么发现,凌文峰开始寻找屋里的东西。十几分钟后,凌文峰终于把这幢小屋翻了个底朝天。在厨房里找到一把菜刀,柴房里找到一把伐木斧,还找到了都是一把大一把小的两把锄头和两把铁铲。

要求不高的凌文峰提着那把菜刀就出去了,他本想拿那把伐木斧,但刚出生的新人只有现实十分之一的力量和体力,因此那把看起不并不重的斧子不是现在的凌文峰能拿得起的。

才一出门,清新的空气立即扑面而来,让饱尝现实污染空气的凌文峰全身舒爽,也让他不由地打了个寒颤。游戏里的季节似乎还是春天,正是春寒的时节,只穿着一件内衣和一条小褂的凌文峰当然有点冷。

这是一个独门独院的小院落,四周都用木头篱笆围住,一个破旧的小门开在篱笆围墙的正中间。院子的前面是空地,而院后却是菜园,菜园里的菜也不多,只有极少的几样。

   凌文峰出了院子,门外是一个树林,只是这树木也太高了点,大部分都是十多米高的大树,还有些都二十多米高。他在院子附近逛了又逛,终于发现了一个无奈的事实——自己似乎出生在了一个没有其它人,没有系统NPC甚至于连怪物NPC都没有的出生点。更可怕的是,这里似乎是一个没有路可以出去的森林。 为了确认自己的处境,凌文峰不得不凭着现在不足现实十分之一和力量和体能冒险爬上这附近一棵最高的大树。凌文峰的童年是在乡下度过的,那时候他就经常和他的小伙伴们一起去爬树。因此,他爬树的技术也还算不错。可即便如此,凌文峰还是在这棵大树上九死一生,力量小就抱不稳树干,体力差就爬不上高处。他好几次都差点从树上掉了下来。

不过凌文峰还是没有放弃,他知道如果没有找到出口的话,那就不能出去。不能出去,他还玩个屁呀。

三爬一停,五爬一歇地向上爬去,凌文峰历经千辛万苦才爬上了树顶。他极目四望,可映入眼帘的却是一片绿色的海洋,无穷无尽的绿色从脚下一直延伸到极远的天边,根本看不到尽头。

“这系统到底是怎么搞的?这明明是一个原始森林嘛,路又没路,人又没人!怎么会在这样一个鬼地方也设个出生点,这不是要害死人吗?”凌文峰真有些火大了,他一想到自己要困在这里不知多久就全身发毛,这么大的一个森林想就这么走出去那可是千难万难。 

   小心翼翼地将身子从一侧树身转了过来,凌文峰被另一边的森林惊呆了。不,是被那处森林的一棵大树给惊呆了。就在他出生的院子后院的数千米外,一棵高得看不到顶的火红色巨树傲然挺立。虽然那树和凌文峰相隔太远,让他有些看不太清楚。可就是这么远,那巨树在朝阳的映照下,雄浑的气势却仍让凌文峰也不得不为之叹服、震惊。

 “有意思!”凌文峰面色古怪地笑了笑,他隐隐觉得自己已经接触到了那个奖励谜题的关键,这棵巨树就应该是其中的一个线索。只是其中的关系他暂时还没有想到,此刻他的心情太过激动,有些定不下心来。

“我得好好想想——”凌文峰神色复杂地看了看二三十米高的脚下,颇有些心惊胆战。爬上来时还不觉得,可到了要下去时才发现——这儿太高了!

上树容易下树难,而下二三十米高的树就是难上加难。这时候凌文峰本就因为抓住了谜题关键而有些激动,这要是因为一不小心从树上掉下去挂了而使巨奖旁落可就太冤枉了,谁知道复活后人出生在哪里。

“这地方又不能打坐,也不知道游戏里行不行——”凌文峰说了一句没头没尾,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然后就咬牙抱住树干跨坐在一根大树的枝桠上。

凌文峰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心中默念“静心诀”的口诀。慢慢地,他那原本激动兴奋的表情渐渐消失了,变得越来越平静。就在这一刻,凌文峰突破地‘静心诀’停滞了数年的二阶‘平波’,进入了第三阶‘止水’。

“想不到现实里的口诀游戏里也能用。”十几分钟后,入定之后的凌文峰神情淡漠地向树下爬去,动作稳定而又准确。从二三十米高的大树上下来并没有浪费他多少时间。

“静心诀”是凌文峰家传的一门技巧,之所以称为技巧,是因为它既不是武术击技,也不是内功心法,但是它可以让人平心静气也可以让人理智到犹如计算机一般分析思考问题与解决问题。

“静心诀”是一门很复杂的技巧,在记载这个技巧的羊皮纸上写着,它有好几种不同的使用方式。

一为静心,这是“静心诀”最为主要的使用方式。它主要使用在战斗与解决问题的时候,当然,日常生活中也可使用。这个状态共分十阶,第一阶‘静心’的作用不大,也就给人静心平气。第二阶‘平波’就可以进入短暂的辅助战斗状态了,但准备的时间很长。第三阶‘止水’的辅助战斗状态持续时间更长,而且据说可以在短时间内瞬发。至於第四至第十阶,凌文峰没有见过,也没有听父亲说起过,因为父亲的‘静心诀’也只练到了第二阶,第三阶状态还是父亲的先辈告诉他的,据说还没有人把 ‘静心诀’练到第四阶过,就不要说更高的五到十阶了。

二为养神,这是“静心诀”的修练状态,主要用于修练精神力。

三为凝神,这是“静心诀”的恢复状态,它主要用于恢复损耗的精神力。

四为练心,据说这是提升“静心诀”境界的方法,不过凌文峰不知练习过多少次了,可“静心诀”的境界总是不升,近两年练的是越来越少了。

一直以来,凌文峰都相信“静心诀”是一门十分强大的绝学。虽然具他所知,学过这“静心诀”的人从没有一个人能够练到过第四阶境界,但凌文峰认为,既然有这么十个境界,那么就肯定有人练到过这个状态。他很好奇,“静心诀”练到了第十阶时能有多强。因此,凌文峰从来没有停止练习“静心诀”。

“这棵大树应该就是那个谜题的线索吧——”本应该配合喜悦兴奋的声音和表情却被满脸平静的凌文峰用十分冷淡的声音说出,显得有些说不出的诡异。

“没有出口的出生点、书房里的六本书、踩着大树的母鸡、高达数百米的巨树——”凌文峰冷静的目光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他喃喃自语道:“这是一个谜题奖励,那么就先要分析一下,要解开这个谜题到底有哪些线索——”

“书房里的六本书的确大部分是适用于丛林生存的,都很有用;谜题的最重要线索一定是那张纸条,大树——母鸡——”

“这张纸条是在暗示什么呢?”凌文峰沉思半晌,突然眼睛一亮,再度开口:“也许——”

“假设那棵巨树就是画上的那棵大树,那么有这么大个比例的母鸡就是——上古神鸟凤凰。这样的话,画上那些飞散的鸡毛也好理解了。凤凰是火之神鸟,身上飞散着火焰也是很正常的。既然有了凤凰,那么‘凤凰非梧桐木不歇’‘凤凰不落无宝之地’,也就是说……”

“奖励就在梧桐巨树那,可是是在树上还是树下呢?”正渐渐地从“静心诀”第二阶状态中回复过来的凌文峰面带喜悦的微笑,轻声说道:“看样子我还要瞧瞧那张纸条,也许我错过了什么没发现。”

——————————————————————————————————

书房内。

“怎么会没有?”凌文峰看着纸条疑惑地说道:“纸条上没线索,难道还要到梧桐树那里去找线索?”

再次认真地看过一遍纸条后,凌文峰死心了。“好吧,再把在这看见的东西过一遍,看看有没有遗漏掉什么线索,如果没有,那就去梧桐树那看看吧。”凌文峰下定决心,开始回忆起自己进入游戏后所接触到的一切:“一出来就是卧室,然后卧室里——”

他再次回到卧室里检察了一遍——

“卧室里没有,那么客厅——”

“也没有!书房呢?”

“还是没有!厨房——”

“柴房——”

当凌文峰再次走入柴房,他终于发现了自己遗漏掉的线索。

“哈哈——”自豪而又得意的凌文峰带着终破谜题的满足感放声大笑,他望着平放在柴房一角的锄头和铁铲兴奋地走了过去:“原来就是你们!叫我好找!”

   凌文峰自嘲似的摇了摇头,呵呵笑道:“其实我早该想到的,这里的每一件物品都有它的作用。那些书籍是用来学习生存的技巧,提高生存的几率;而纸条则是破谜的钥匙;菜刀用来切菜做饭;伐木斧可以在森林里砍树开路;只有这锄头和铁铲看似没用,但它们既然出现在这个谜题里,自然也有它的作用。现在它们的作用已经很明显了,那就是挖土。这么说奖励应该就在那梧桐树下。”

Views: 492 | Added by: ystyle | Rating: 0.0/0
Total comments: 0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add comments.
[ Sign Up | Log I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