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ondlife - 29 October 2008 - ystyle paltform
Home » 2008 » October » 29 » secondlife
10:21 AM
secondlife
secondlife
 这是商业处理单位的世界贸易、lindentm元,可转换成美元在几个蓬勃发展交流网上林登元。市场目前支持数百万美元,每月交易。
SECONDLIFE里面赚钱的方式有很多,不过赚大钱还是得看自己的本领,如果你精通3D制作或者熟悉里面的LSL脚本的话,做出来受大家欢迎的东西的话就能赚大钱,否则进去天天跳舞坐凳子的话迟早会无聊而且基本赚不了多少。
 

其实你可以把它简单的看成是一个3D的网络游戏,但是如果仅仅当成游戏,和正流行的魔兽世界、完美世界、激战、奇迹世界什么的比较起来要差很多,包括人物的操作性,动作真实性,人物和场景细腻程度,色彩、比例什么的。但是它又不单纯是游戏,因为没有怪物,也不用升级什么的。在这个世界里,你可以与其他用户在线聊天、互相添加为好友、语音通话,可以在公共场合跳舞赚一种叫做林登币的虚拟货币,也可以使用虚拟货币与其他人进行在线交易。也可以在网站上充值虚拟货币。也可以把虚拟货币弄成现实的钱。

上上周在报纸上看到以后,我就下载下来玩过,界面是全英文的,人物外貌穿戴可以随时设置,人可以随时起身在里面的天空飞(这倒是跟黑客帝国里面的那个虚拟世界很像,没有重力),随时把汽车点起火来到处逛,但是感觉仍然不是很爽。

可能是普通人玩不来吧,里面可以发电子邮件,可以发帖子,可以做交易,可以利用一种叫做PRIM的基本原材料,进行任何形状物品的设计。用户还可以自己编写程序脚本,让物品实现各种动作。这一点不同于常见的那类网游,利用一种叫做PRIM的基本原材料,进行任何形状物品的设计。用户还可以自己编写程序脚本,让物品实现各种动作。这一点不同于常见的“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MMORG)”,那类的游戏规则通常由游戏公司设定,玩家只能被迫使用现有的工具而无法创造。的游戏规则通常由游戏公司设定,玩家只能被迫使用现有的工具而无法创造。

2005年,菲利普因为“第二人生(Second Life)”而一夜成名。“第二人生”并不是菲利普开发的一款游戏,它更像是建立的一个虽然虚拟但却真实的世界。在“第二人生”里的每个人既是那个社会的成员,也是那个世界的创造者;有人在这个世界里找到生活,而有人在这里创造了财富。

研究政治学的认为它是一部尚未书写完成的自由市场经济史,哲学家在这里看到了与真实生命等价的“人工生命”,社会学家把它看作是社会发展史在虚拟社会的类型演变。

存在于现实生活的虚拟世界对现实社会的影响力尚无法预期,但却已经正在不断侵蚀“现实”这个概念。

“第二人生”不仅仅是对现实生活的简单模拟,在这个世界里,人们的创造力和想象力得到发挥,大量带有智力劳动特征的产品被制造并生存在这里。也正因此,从来没有哪一种新生事物能像“第二人生”那样激发如此多类型、深层次的思考。不仅仅是在互联网世界里的津津乐道,现实社会中的专家学者也参与其中,似乎每个人都会根据各自不同的知识背景、宗教信仰、文化偏好对“第二人生”做出完全不同的诠释,而这些诠释又都能自圆其说。林登实验室明确表示:在“第二人生”的世界里,凡是用户制作的物品,所有权力都归属本人,即使林登实验室也无权干预。这种给用户最大的创作权力和对个人物品所有权的承认,无疑激发了每一个参与者的创作激情,从而发挥最大才能来建设这个庞大的虚拟世界。

PS:如果你玩进去了,说不定真的能研究出媒体所说的那些东西来。
要了解它并不困难。只需登陆网站secondlife.com,点JOIN NOW,注册帐号下载“第二人生”的软件,就可以在电脑上畅游这个世界了。在这个世界里,你可以与其他用户在线聊天、互相添加为好友、语音通话,也可以使用一种叫做林登币的虚拟货币与其他人进行在线交易。

同Youtube一样,总部位于旧金山的林登实验室(Linden Lab)也只有不到100名员工,不同的是,这个工作室运营的虚拟游戏《Second Life》的成长率甚至超过了Youtbe,用户数从今年初的10万到现在的200万,只花了不到一年时间,人口成长率每月超过40%。有了眼球自然就不愁生意,越来越多的游戏厂商在这里召开虚拟的新闻发布会,邀请各大通讯社的记者以虚拟身份参加,IBM、戴尔、索尼和日产汽车、荷兰银行等大公司纷纷在这里置业,一个个百万富翁争先恐后地诞生——仅仅靠炒虚拟地皮或是制作虚拟表情。

如果你今天再登录《Second Life》,会发现新手村已经人满为患,到处是东张西望的新村民,遍地是在虚拟世界淘金的怪想法,虚拟世界的不动产涨幅已经远远超出现实世界。服务器和软件压力也让林登实验室不堪重负,你会在这里看见类似《黑客帝国》中的场面:土地、房屋甚至流水会在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甚至你会发现自己身体的某个器官也会因贴图错误而离你而去。

如果是传统的网络游戏,玩家早就对这样糟糕的游戏程序和网络服务用脚投票了,但在《Second Life》里,人们并不在乎玩得如何,因为这是正经的虚拟生意,是现实世界之外的另一个世界——你怎么能抱怨一个新世界的环境太糟糕呢?事实上,《Second Life》里的玩家也会抗议和集会,但不是抱怨林登实验室,而是抗议虚拟形象的穿着太清凉、个别财团操纵了虚拟货币的比价,以及大公司的进驻影响了虚拟世界的创意等,甚至有玩家制造了虚拟逻辑炸弹进行恐怖活动,炸掉他们不满意的居民或企业的办公场所。

然而这种行为是触犯法律的。早在2003年11月,林登实验室就宣布所有在《Second Life》里创建东西的产权都属于创建者,玩家甚至可以将虚拟货币兑换成现金。这样的措施赢得了玩家的一致欢迎。如今,在《Second Life》里每天都有大量的交易以Linden币成交,仅今年头一个月,这里就有420万宗衣服和房产交易成交,总金额达到500万美元。据统计,《Second Life》里的居民花四分之一左右的在线时间来创建各种各样的东西。他们觉得自己在创建一个全新的世界——事实上他们是。林登实验室预计,创造这样大的一个世界,要花费4100人一年的工作量才能完成。假设一个程序员一年的薪水是10万美元,《Second Life》的虚拟价值就是4亿1000万美元——可以制造出货真价实的410个百万富翁。

关于《Second Life》的最近一个新版本传奇,是32岁的华裔女子艾琳·格拉芙(Ailin Graef),她用钟安社(Anshe Chung,音译)这个花10美元注册的网名在《Second Life》里经营房地产,拥有虚拟世界里大约36平方公里的大型社区——这相当于大概两个纽约中央公园那么大。在艾琳的王国里,有些地段限制高层建筑,有些地方禁开商场和夜总会,她靠薄利多销和优美的居住环境让手里的土地升值,一年可以赚到真金白银的100多万人民币,成了虚拟世界里的新一代商业奇才。当然,她已经把教中文的工作转成了兼职,专心经营她的虚拟生意去了。

值得激动的是,最近有传闻说,上海的一家公司已经拿下了《Second Life》的运营权,下个月就要公测。我虽然没有时间玩网游,但是还是想进去炒炒地皮,试试手气。不知道《Second Life》中国版的虚拟财产,是不是也可以和现实货币自由兑换呢?这倒是个不能不考虑的严肃问题
Views: 897 | Added by: ystyle | Rating: 0.0/0
Total comments: 0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add comments.
[ Sign Up | Log In ]